家鄉的鳥鳴聲散文

散文 時間:2019-08-07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我的家鄉山多山大,山連山,坡連坡,滿山滿坡的樹,滿眼滿目的綠。這里,山多樹多鳥也多,有能叫出鳥名來的和叫不出名兒的,人們長年能聽到各種各樣的鳥鳴聲。

  鄉親們說,在山里,常聽到鳥鳴聲是一種享受。

  在這些能叫出名兒的鳥中,有喜鵲、竹雞,畫眉、麻雀、野雞、錦雞、斑鳩、陽雀、布谷鳥等。那些叫不出名兒的鳥也和叫得出名兒的鳥兒們一樣,在這樹多林茂的山里筑巢,下蛋、孵蛋,繁衍各自的后代,它們也能叫出各式各樣的鳴叫聲,和那些山里人熟悉的有名兒的鳥兒們一樣抖開翅膀叫個不停。鄉親們說,山里的鳥鳴聲就是原生態的天籟之音。

  在這些有名兒的鳥中,鄉親們把陽雀、布谷鳥稱為陽春鳥,它們叫的時候就在山里的陽春三月,在這里就有這樣的一種說法:清明三早陽雀叫,年年如此,每年的清明節過后三天陽雀就會準確無誤的開叫了,在陽雀的叫聲中,山里的綠樹長出了新枝,坡上的青草露出了新翠,人們的春心春情萌發了,耳里聽著陽雀叫好像在聽一支歌,心情就格外舒愉明朗開來,就在陽雀的叫聲中,人們忙著山里春播春種的農活,男人們揚起鞭吆喝著趕著牛翻犁著泡了一冬的水田,犁耙水響耕田忙,女人們高揚起農具在土壩里種下包谷高粱黃豆,種黃瓜,南瓜,冬瓜,絲瓜,豇豆,四季豆。在陽雀的叫聲中,人們用手摸著精細的土粒,高挽起褲腳赤著光腳踩在松軟的泥土里,頓覺得有一股暖暖的地氣在流動,讓他們更加明白一年之計在于春,春時多流汗,秋后多打糧的真諦。

  在布谷鳥叫的時候,該是在山里農歷的“立夏”前后,也該是山里田里搶插的大忙季節,山里海拔高,田里的秧苗搶插要比海拔低的平壩遲插十天半個月。這時節,布谷鳥不停的在青山的綠樹上鳴叫著,人們彎著腰在水汪汪的大田里把早已育好秧苗扯下再在大田里重新插上,搶插不亞于搶種,在布谷鳥的叫聲中,人們的沙沙扯秧聲和嘩嘩插秧聲融合成一只動聽田間小曲在田壩上縈繞,人們知道,布谷鳥的叫聲不僅僅是在告訴田里搶插的緊迫性,還傳遞著當年旱情的信息,人們期待的是布谷鳥最好要在立夏節氣的當天或過后一兩天開叫,布谷鳥在立夏前每提早一天開叫就意味夏末初秋時節就有十天的旱情,山里歷來怕旱不怕澇。遇上布谷鳥提早在立夏前開叫的年景,人們便把山里的山塘早早地蓄上水,保上一季莊稼少受一點旱,人們期盼年年風調雨順。在人們的眼中,土里田里的莊稼都長出了,泛綠了,陽雀和布谷鳥就遠走高飛了,就聽不到陽雀和布谷鳥的叫聲了,遠走高飛的它們給人們留下些牽掛,直到第二年開春才能聽到它們的鳴叫聲。

  在我們山里的眾多的鳥鳴中,數畫眉鳥、竹雞叫得最旺,它們一年四季都在叫,只要它們在青山綠樹什么地方,什么時候一開叫,山里的鳥兒們都自覺加入到齊鳴的大合唱中來,顯然成為它們嬉戲叫鬧的天堂。

  在這鳥鳴不斷的山里,鄉親們把時時處處聞鳥鳴當做一種榮耀,近山識鳥音,他們能從眾多的鳥鳴聲中辨別出是什么鳥叫,是公的還是母的,是高歌還是低語,是示強還是示弱,是談情還是說愛,是激昂還是低沉,鄉親們都能聽得真真切切,辨得清清白白。

  在山里過日子,一輩子難免坎坎坷坷,難免風風雨雨,難免起起伏伏,難免喜喜憂憂,難免生生死死,難免紛紛揚揚,順的喜的樂的歡的得的時候聽鳥鳴,人的心境更會海闊天空,逆的憂的悲的傷的失的時候聽鳥鳴,頓會云消霧散化為烏有,重新拾得自信心。于是,鄉親們把時時處處聽鳥鳴當做他們生命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們忘不了山里沒有鳥鳴聲的光景,那都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事,山里刮起了亂砍濫伐的風,滿山滿坡的樹都被砍伐光了,人窮山敗,山山坡坡光禿禿的,鳥兒們只好遠走高飛去了別處,人們就再也聽不到鳥鳴聲,到處都是荒涼、寂靜、落寞的窘境。到了八十年代責任田土到戶后,人們放開了手腳在山里植樹造林,封山育林,后來又退耕還林,山里又長上了滿山滿坡的樹林,遠去的鳥兒們又回來了,人們又聽到了久違的鳥鳴聲。鄉親們說:莫忘那段難堪的經歷才會珍惜今天的擁有。于是,他們對鳥兒更是情有獨鐘,愛鳥護鳥又養鳥,農活閑著的時候,他們就在畫眉鳥,竹雞經常出沒的高坡上綠樹下,安上些鳥套子,然后抿著嘴巴皮學鳥叫,把畫眉鳥,竹雞誘進套子里來,然后把套上的畫眉、竹雞關進十分精致的鳥籠里,在家里精心馴養起來,馴養好了,早晚就把鳥籠子掛在屋前屋后的綠樹上,有意去逗一逗,讓它們開叫起來,于是,一鳥叫來百鳥合,整個村子都是鳥鳴聲。

  農活忙不開的日子,鄉親們干脆把鳥籠子也帶上,就在田邊地角的綠樹上掛著,邊干農活邊聽著鳥叫,在清脆悅耳的鳥鳴聲中勞作,一天的時光過得風快。力氣勁兒大增不覺得累。有時出山趕集或走親訪友,也把關上畫眉,竹雞的鳥籠子帶上,去跟鳥友們去斗斗鳥,比比鳥鳴聲,看看誰的畫眉、竹雞斗得狠叫得好,斗鳥、比鳥鳴的地方總會聚來圍觀的人們,大家輕言細語地評頭論足,兩鳥之間你來我往的激烈打斗,此起彼伏的鳥鳴聲給人們帶來了極大的樂趣。那些斗贏了的叫得好的畫眉和竹雞能得到許多圍觀人們羨慕的目光和贊許聲,鳥的主人也因此感到臉上增光和神采奕奕。

  想起當年我還在山里的時候,也特別喜歡去樹林子聆聽各種各樣的鳥鳴聲,尤其是畫眉和竹雞,有時看到人們馴養的畫眉、竹雞關在籠子里,我便有意去挑逗挑逗,讓它們又跳又叫,最接近的聽到它們的鳴叫聲。在山里的時候,我也深深感受到,鄉親們愛鳥護鳥養鳥而重情于鳥的鳴叫聲,是因為有鳥的地方就山清水秀,綠樹成蔭,聚鳥的地方就有聽不夠的鳥鳴聲,就意味著和象征著這地方充滿鮮美的靈氣和鮮活的靈性,充滿蓬勃生機的生命力和青山綠水般不老的情。于是,我想,我們鄉下的鳥鳴聲就是一支流動的音樂。她有如高山流水,她有如藍天白云,輕輕地飄來,悄悄地飄去,在青山綠水間流動,在陽光下的天地間流動,在鄉親們的熱望和憧憬里流動,也在我思鄉念鄉的心境里流動。我想,這種流動該是我們山里人與大自然和諧美的交融。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 北京pk10精准计划 江苏虚拟e球彩走势图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广西快乐双彩app 精选30码期期必中 山西新11选5走势图表i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 mt金蟾捕鱼技巧 黑龙江22选5中奖规则 马后炮解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