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風雪夜歸人抒情散文

散文 時間:2019-08-08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上個世紀70年代,我在北京化工學院擔任儀表廠廠長期間,由于工作繁忙,已有幾年沒回家過春節了。1973年剛入冬,父親就來信說,今年是他50大壽,望我春節時一定回家看看,和家人吃頓團圓飯。近年來,父親的身體大不如前,而且腳疾久治不愈,我不能在床前盡孝,他的這點小小要求難道我都不能滿足嗎?說什么今年我也要回家過年了。

  那年,北京的火車票特別難買,我好不容易才買到一張年三十的火車票。我冒著嚴寒,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才到達徐州。當時,陰云密布,北風驟起,雪花像鹽粉一樣飄灑下來。天色愈陰暗了,到了下午,鵝毛大雪漫天飛舞。我從徐州乘長途汽車到達楊屯時,天已經黑了,狂風卷著雪花,天地連成一片,放眼遠望,已分不清田野和村莊,楊屯鎮變成了銀色的世界。楊屯離我家還有12里路,我無心觀賞美麗的雪景,必須盡快趕回家,家中父母、妻子、弟、妹和孩子們正焦急地等著我回家過年。

  這時,風越刮越大,雪越下越緊。我低著頭邁開大步,踏著松軟的積雪,艱難地跋涉著。開始的幾里路我還走得輕松,過了廟子口,中間是一個5、6里的漫洼,到處是溝渠、荒灘,只有一條大道通向離我家最近的辛家村。這時,我已分不清哪里是田野,哪里是大路,我只能憑感覺朝著西南方向的辛家村前進。我深一腳、淺一腳,踏著沒膝深的積雪前行。我的步幅越來越緩慢、越來越吃力,風雪吹打著我的面頰,像針刺似的疼痛。這時,我又渴又餓,又冷又累,真想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可是一想到家人眼巴巴地在等我吃年夜飯,我又忘了饑寒,渾身充滿了活力,于是邁開大步,繼續前進。

  不知用了多少時間,我幾乎耗盡了體力終于回到家中。父母見我眉毛胡子雪白,帽子、衣服上全是冰雪,成了名副其實的“雪人”,他們既心疼又高興。我也忘了一路的辛苦和疲勞,能和家人吃上一頓年夜飯是我這個游子最大的幸福,也了卻了父母過年大團圓的心愿,怎不讓我高興呢!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 至尊棋牌安卓版 北京pk10最好预测软件 20选5定胆 股票的发行方式 上海哈灵麻将有规律 钱龙捕鱼有什么技巧 闲来广东麻将有挂吗 基金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式有 五分彩万位五码计划投注必胜法 青海高频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