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的現代散文

散文 時間:2019-08-12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又是一個雪天!

  今天早晨,我在屋里沒有出去,不知道下雪了。大約九點,女兒從母親家回來敲門,我出去開街門,女兒在門外說:“媽媽,你也不掃雪,雪都把門堆住了。打開門一看,果然,大片大片的雪花,虛虛的堆起來,足有二三十公分厚。

  建忠去蘭州給思思看病,女兒這兩天陪母親,她來拿了東西就走了。

  我換了棉鞋,穿上大棉衣,戴上有耳帽的口罩,戴上棉手套,出去掃雪。

  雪真厚,然而很虛,虛得就像那洗衣機里的泡沫,風輕輕一吹就散了。

  雪真白,從沒有見過這么白的雪,從天空中飄下來。不是有霧霾嗎?雪怎么還是這樣白呢?

  它不像以前那種迅速地下下來的雪,它輕輕飄著,慢慢飄著,讓你感覺不到它在下,但是它大片大片的下下來,迅速蓋住了馬路,蓋住了田野,蓋住了我放在那里的一堆干柴,蓋住了女兒剛剛留下的腳印。蓋住了孩子們吃完食品隨便扔下來的塑料袋,也蓋住了丟東西的人跌落在了地上的東西。

  它是那樣的輕,我一點兒力都不用,它就隨我的掃帚飄出去;它是那樣的白,以致我掃它的時候就感覺自己在掃梨花一樣。

  大地是這樣的白,讓人感覺一點兒都不想望。生活是如此的真切,讓人只感覺積雪帶來的麻煩。

  這樣的天氣,要換了以前,我真的喜悅。因為我喜歡在雪天里看書,也喜歡在雪天里寫字 ,圍著溫暖的爐火,看著窗外的雪花,伴著心愛的女兒,看著喜愛的文字,又怎能不是一種享受?

  可是現在,女兒要上學,假期也上補習班,雖然是一個農民,雖然也知道下雪的好處,但我并不盼著下雪。我們是騎著兩個轱轆出門的人,從冬天里的第一場雪開始,路上就有了冰,更有那品德不良的人,在他家的門前潑水,以致結冰。我弟弟前一段時間就在下晚班回來的路上摔了一跤 ,我老公昨天和女兒出去,也摔了一跤。

  所以我現在不喜歡雪,我是懷著這樣復雜的情緒,掃著那輕盈,甚至可以說是調皮的雪花。當我細心地掃去時,它總是從我的掃帚下溜出去,讓我重掃一回。它若像那千年的狐貍成了精,變成凌波仙子,那我很可以就是一介刀劍書生(呵呵,古代的交通不方便,為防安全,書生出門也得拿把劍),演繹一段愛恨情仇。

  雪一直沒有停,我在掃它在下, 前面的還沒掃凈,后面的又下了薄薄的一層。

  我把雪都掃的堆到了門前的樹溝里。樹溝里種著梨樹,還有幾顆樟子松,雖然還沒長大,但形態獨特,枝干蟠曲,雪落在它身上,一團兒一團兒的,煞是美麗,讓人想起“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即便是小松樹,也是如此。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多乐彩11选5遗漏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优乐江西麻将官方网站 澳洲幸运8是哪里的彩种 河北11选5助手 申城棋牌麻将 今日推荐股票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学炒股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