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光福行記散文

散文 時間:2019-11-26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今年四月六日,公司派我去無錫參加一個加工貿易企業的交流會;會務組安排上午先去蘇州光福參觀,中午去太湖之濱品嘗“太湖船菜”,下午抵達無錫;與會的代表聽了都很興奮。

  光福,歷史悠久,享有“湖光山色,洞天福地”之美譽,是江蘇省歷史文化名鎮,地處古城蘇州西郊,是瀕臨太湖之濱的一個半島,湖光旖旎,群山環抱,綠樹縈繞。

  剛進古鎮,我們的視線就被一塊巨形的廣告牌吸引住了:“賞香雪梅海,登千年古塔,觀清奇古怪,品太湖船菜”。在光福諸多的名勝中,最著名的是鄧尉“香雪海”,“鄧尉探梅”早已成為一種習俗。鄧尉山植梅,始于漢唐,發展于宋元,興盛于明清,素有“鄧尉梅花甲天下”的盛譽。清康熙、乾隆皇帝多次到香雪海探梅。每到初春時節,漫山遍野的梅花盛開,香氣四溢,蔚若雪海。遺憾的是,我們這次錯過了花期。公路兩旁都是剛抽出新綠的梅樹,閉上眼睛想象一下,仿佛自己真的置身于梅花的世界。

  睜開眼,汽車已經將我們帶到司徒廟。史載,漢光武帝劉秀封24歲的鄧禹為大司徒,進討赤眉,率軍輾轉征戰。在平定天下后,鄧禹曾一度游隱光福。司徒廟現存宇殿舍,為清末民初重建。院內4株古柏傳為鄧禹手植,至今已有近2000年,枝繁葉茂,堪稱奇跡。據稱,乾隆皇帝南巡來此,被四株古柏吸引,嘆為觀止,分賜四柏名為“清、奇、古、怪”。

  “清”柏主干挺拔,直聳云天,樹冠清秀,茂如翠蓋;“奇”柏雷擊為二,體裂腹空,皮連枝綠,朽而不枯;“古”柏紋理盤旋,古樸蒼勁,貌衰枝壯,體態剛健;“怪”柏臥地三曲,游龍走蛟,滿枝蒼翠,態狀怪異。四者有“清奇古怪畫難狀,風火雷霆劫不磨”之譽,堪稱江南一絕。

  柏樹本屬喜寒的樹種,在江南存活千年且至今仍枝繁葉茂,我們除了驚嘆還是驚嘆。導游小姐說這是光福水土靈氣之所在,沒有人能予以否認。賞柏廳西側廊內,存有明代《楞嚴經》石刻一部、寶塔《金剛經》碑及其它石刻精品。其中康熙御書“松風水月”碑額最為引人注目。

  “司徒草堂”其實就是一座具有典型江南水鄉“小橋流水人家”特色的后花園,園內植有梅、桃、櫻花等,環境幽靜雅致,據說是當年鄧禹讀書習文的地方。出了司徒廟,想起那個“從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廟,廟里有個老和尚,老和尚在給小和尚講故事”的童謠,不覺淡然一笑。

  位于古鎮西街的光福塔座落在龜山之巔的光福寺內,是古鎮的標志。我們下了車,一塊介紹光福寺的告示牌映入眼簾:“梁代光福塔,唐代銅觀音,宋代石梁橋,元代圣旨碑,明代古樟樹,清代大雄殿。”真可謂“唐宋元明清,一寺看到今。”

  拾級而下,迎面是一座精致的大理石牌坊,喜歡楹聯書法的人士當然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他們紛紛駐足觀賞。值得一提的是光福寺橋,為宋代的梁式石橋,因與寺門前石階連成兩個凹形的軸對稱圖案,民間俗稱“翻轉橋”。欄桿、鎖口石、壓頂石均以武康石鑿成,扣之有聲,鏗鏘作響,故稱琵琶橋或響石橋。橋上石雕云龍和萬字紋圖案,古樸遒勁,線條流暢。

  我們起先看不出它與其他石橋有什么兩樣,聽了導游的解說,走過去用手拍拍欄桿,真的能發出一種玄妙的樂音呢?

  光福寺始建于梁大同年間,距今已有近1500年。建于清代的大雄殿是佛寺正殿,殿前鐵鑄寶鼎燭光搖曳,香煙縈繞,兩旁有側殿和鐘鼓樓;枝干挺拔的明代香樟冠蓋如傘,滿目蒼翠。

  說起大雄殿和古香樟,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文革期間,古鎮內文物大都未能逃過劫難,當時大雄殿因為可作當地孩子讀書的教室而幸免于難,現存的古香樟也并不是因其古老被保留下來,而僅僅由于孩子上下課的鐘沒有更適合的地方掛。原來在大雄殿前有兩棵古香樟,另一棵就沒能找到更好的借口而被無情地砍伐作了教室的屋椽。

  光福寺又名銅觀音寺。據傳宋康定元年,張氏鄉民在泥中掘得唐鑄銅觀音立像一尊,銅像通體金黃,光亮可鑒。高約1米,體態豐腴,慈眉善目,頭戴華錦,身佩璣珠,雙足裸露,輕踩蓮花寶座之上,神情自然。左手下垂,掌心向外,五指自然微彎,稱為“如愿印”;右手自然屈臂上伸齊肩,掌心向外,五指朝上,名為“施無畏印”。此銅像原就供于光福寺,此后幾經被盜復得。傳說道光十二年,自夏至秋,吳中“恒風不雨”,江南大旱,井干湖涸,田地龜裂,銅觀音被奉迎入城,“禱之即雨”。道光十三年,吳中大水,銅觀音再次被迎入城,“為文以禱即晴”。

  “信則有,不信則無。”我們看著這尊鎮寺之寶,心里不僅涌起一股神圣的崇敬。出寺再拾級而上,可以看到寺內另一處文物古跡。元朝至正皇帝1341年曾經下了一道圣旨,免除銅觀音寺的勞役。根據這道圣旨而刻成的“免役文榜”的石碑就鑲嵌在碑廊內。

  走到碑廊的盡頭,就是觀音娘娘廟。觀音娘娘神態安詳,手捧一個靈氣十足的娃娃,當地人稱“送子觀音”。導游指著觀音娘娘身上的斗篷對我們說,這里的送子觀音很靈驗,當地的一位繡娘在此為她婚后不育的兒子媳婦求了菩薩,第二年就抱上了孫子;為了還愿,她親自一針一線為觀音娘娘縫制了這身斗篷。盡管導游示意我們有誰想求個一男半女的不妨一試,同行者中也許是礙于面子,沒有人虔誠下跪,但在心中默默祈禱的人一定不在少數。

  沿櫻花簇擁的福佑路繼續前行,可以到達龜山之巔。櫻花掩映下,一池碧水吸引了我們的視線,一只引頸北眺的石龜浮現其間。導游說這泓清泉很奇特,無論干旱洪澇,從來不枯不溢,池中石龜據說就是根據當年重修光福塔時在塔基下發現的鎮塔之寶“馱碑金龜”復制而成的。

  光福塔,始建于梁大同初年,本名舍利佛塔,塔內原來珍藏著《華嚴經》和光福講寺的開山祖師悟徹和尚的靈骨,唐代會昌末年塔毀于火為。后來幾經修復,現在我們看到的是1999年修葺一新的光福塔:塔為磚身,木檐樓閣式,作七層,平面方形,重檐復宇矗立在三層條石包面的臺座上,正南開門,自二層起改為四方辟門,各層有樓板和木扶梯,塔身每層有腰檐平座,可供游人登塔遠眺,飽覽古鎮的湖光山色。

  光福塔輕盈秀美,踞山臨湖。美中不足的是,如今登塔再沒有曾經的“不在畫中,已入畫中”的意境。今天的東、西二崦湖早已難覓昔日的芳容:東崦湖已被圍墾消失,據說以逾億元的天價賣給了房地產開發商,而西崦湖也因年久失修而顯得面目憔悴。好在,太湖船菜的鮮美總算彌補了光福山水給我們留下的遺憾。

  船菜,古就有之,是船農利用鮮活水產,加上特殊烹飪手段制作而成。太湖水產有十五目二十四科一百零六種, 其中“太湖三白”--白魚、白蝦和銀魚是最有名的,三白的一大共同點就是“鮮”。當地人對外盛傳:不吃三白等于沒到太湖。

  當汽車載著我們離開光福的時候,我又在想:山水多舛的命運又豈止光福?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