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期間的斷想散文

散文 時間:2019-11-26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十五號

  早上出門買菜,走到城門處楞了下。城門到菜場百來米的路,水積至腳踝。城門外一條小河水勢奔流,沿河住家的一樓大都進水。這樣的場景不陌生,在上半年,在雨季常見。今年雨水格外多,五月六月難見晴天。眼前看到的狀況是從十四號午夜到天明的大雨導致。繞道去城北的超市,途徑老縣政府看見有兩頂支好的救災帳篷,免費發放礦泉水。一場大雨不至于啊。去到路邊小便利店問了問,物價正常,水價正常。南華路上有游客往城外走。像是看完電影后的散場。以為是遲到的“端午洪”。今年的“端午洪”比往年要“溫柔”,到底還是來了。大雨會影響古城部分用電用水,有游客會改住新城。

  雨住了,空氣清新。心情不錯,電話里聽二妹說行李收到,數量和包裝都沒問題。一顆心落地了。五年了,到了當年說好要離開的時間。五年前夏末的一個傍晚,在江邊溜達。就那么抬頭看了一眼,瞧見位于小半山的一棟新房。想,就是這里了。臨水而居。站在樓頂俯瞰半座山城,還說比張岱看的要多。

  菜場菜價跟平常沒什么區別。沒水沒電懶得做飯,買好面包和水回到西門的小店。中午大師兄打來電話問是否到家了。計劃十五號也就是今天回家。因下雨返程延期。會舍不得吧?五年里,春夏秋冬,見同樣的山,同樣的水,沒有厭倦。只要愿意天天都有新發現。在心里找不到一絲離別情緒。

  沒網絡也沒什么不適,在雜志堆里翻出本盜版昆德拉全集,總比沒的看好。趴窗戶下借著天光慢慢翻,錯別字一堆一堆,像是裹在米飯里的沙子——磕牙。暮色四合里迷糊睡去,醒來是晚上八點。如果時間也會分叉,一如營養不良的發梢。這個時間段的小睡醒來仿佛是被分叉的時間,滑入虛無隧道,被遺忘在時間之外。有過坐在冷氣夠足的車內過長江大橋,緊盯正午烈日炙烤下的馬路和橋面的記憶。望向蒸騰的熱浪也是望向無盡的虛無。人在車內如魚兒游過熱浪。會想,時間,會有如平行線嗎?正發呆,響起敲門聲,有姐妹倆來串門。聊起網上被稱為715鳳凰特大洪水的新聞,怎么就沒人說城內人們生活如常呢?自從辦完交接從南華門店搬出來,沒再去過江邊。渾然不知眼前的大雨,加之連連兩月雨水不斷,沱江水位遠超出以為中的“端午洪”。幾百米之外的沱江水勢洶涌。

  十六號

  早起上南華山,這是第二次爬南華山,與第一次隔了八年。山林水霧氤氳,不必深呼吸能嗅到空氣里不染塵埃的清潤。林間蟬鳴轟響如自帶麥克風,或許是山林和雨水過濾,蟬聲使得山林更加清靜。半山有新修的“湘西王”陳渠珍墓,沒到湘西途中去世的藏女西原的銅像伏倒墓前。

  爬到山上,透過樹木枝條間空隙遠遠望見南華大橋下江水混黃,水位遠高于記憶中水位。突然回過神,這場大雨不是以為中的大雨。站在大橋上看見沿江一樓沒于水中,這是地勢不算低的中游。眼前看見的就是水災。朋友間彼此財產無損,相互說眼下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

  回到店里拿出打包行李漏裝的《看不見的城市》,摸出半截鉛筆,重讀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讀過的書。在雨聲里,敞開大門。

  晚間在超市給手機充電。透過玻璃門看向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們,步履從容,神情安詳。仿佛街上流淌著秩序。停電很快恢復,沒超過二十四小時(古城部分區域除外)。想起八年前第一次踩在古城石板路上,空氣冷冽清寒。那時還有不少老房子,木質墻壁在時間煙熏里辨不出顏色。好像時間拐了一筆,與山外時間不同步。城市和記憶。小城最不易藏起過往。被開發十多年后的現在,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幾扇窗幾扇門、一口廢棄的水井寫著過去的記憶。

  十七號

  早起再爬南華山,打點飲用水。默數上山臺階,路遇晨練的人,問,山下有免費領水,干嘛非得辛苦上山?閑著也是閑,爬爬無妨。山下沱江水位在下退,景區積水退去,街道很快清掃干凈。積水區多是老城區,地勢低洼。古城里街巷里人們忙著消毒。山城生活節奏慢,平時沒什么時間觀念。跟眼前的快速有如某種化學反應,快也是這里,慢也是這里。

  取山泉水泡茶,看書。雨聲疏落,雨小了許多。

  在小巷子看見背背簍提桶挑擔提菜籃的人們,魚貫往一個方向,如有序搬運食物的螞蟻。想必近處有水井。拿了盆和衣物也跟著人群走,“有水井處必有柳永詞”。眼下大家要的是清水濯衣。

  暮色里,城里燈火如常亮起,商鋪里傳來的音響聲與往常無異。超市門前投幣“抓娃娃”游戲機前,小姑娘第一次未中,換幣再投,收獲一黃色小鯨魚。嘻嘻笑著滿意離開。雨未停歇,落在地面積水處蕩起漣漪。大雨襲城的下午,坐在虹橋近處的廊檐下,數雨落江面漾起的圈圈漣漪。這處廊檐大概泡在水中了。

  十八號

  天放晴。

  從文廣場有張貼高考放榜名單。錄取的大學名單,向北至白山黑水;向西至離大海最遠的城市,離陽關最近的城市;向東;向川中;也有就近的華中。如蒲公英飛向東南西北,將來或許更遠。時不時有人站榜單前看看。步行不到十分鐘的小巷里是從文故居。差不多八十年前先生拿著陳渠珍資助的二十七塊錢走出湘西。

  路旁木芙蓉花開肥大。陽臺上破簡陋自制花盆里,小朵薔薇要開成牡丹的架勢,小花瓣拼力抻張,因了雨大的緣故?

  沿江店鋪各自做著清理工作。城墻外的小河已經清淤干凈,露出河底,只能從房屋外墻被水浸過的痕跡,看出剛剛過去一場大雨。電力、網絡維修人快速及時。街上有人拿著泡水的收銀機去修理。板車上拉滿被水浸過的非洲鼓,想起某部電影里,沒了婚姻的男人公白天開體面的會議,傍晚混在街頭流浪藝人里打非洲鼓。結了段短暫情緣。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