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切的吆喝聲散文

散文 時間:2019-11-27 我要投稿
【www.235956.live - 散文】

  清晨,幾聲“賣面了!賣面了……”的聲音穿破寂靜的長空,破窗而入,將我從香甜的睡夢中驚醒。每當聽到這蒼涼高亢的吆喝聲,我的眼前就會浮現出兒時買面的情景……

  大凡五六十歲的人,對過去吃面的影響一定是記憶悠新、刻骨銘心。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吃面靠糧票,穿衣靠布票,有了這兩樣東西,意味著你就是讓人羨慕的城里人。那時候最熱鬧的地方是糧站,可謂是機器轟鳴,人流穿梭。尤其是到了月頭發了工資,那糧站的開票處便排起了長龍,人們手里拿著面袋,等待著開票買面,一排就是大半天。那時候父母工作忙了,到了禮拜天,就由我去排隊買面。尤其是到了開票處,也許是由于人多,開票處那漂亮姑娘的臉上一直沒有表情,冷漠地打發著每一個排隊的人。如果冷不丁冒出個關系戶從后門開了票去提面,你就眼巴巴的望著人家把一袋袋的面往外抬,而沒有關系的只能夏頂酷暑,冬頂嚴寒,老實本分地排隊買面。那時候對于“關系”就有了一種敬畏之意,仰慕之心,心想長大了一定要和糧站的工作人員搞好關系,那吃面就不成問題了。

  七八十年代,糧食品種很單一,只有白面和黃面。白面也是分標粉和優粉,大米一般是不在窗口供應,都走后門供應了,一般普通人家是吃不到優粉和大米。那時候憑著糧票才能吃到百分之七十的白面,百分之三十的黃面,但感覺還是經常吃黃面。有時候黃面太多吃不完,母親就壓鋼絲面,伴上蒜,吃起來精到可口,過后肚子卻脹的像個鼓,讓人痛苦難忍。要么就做金裹銀,一半白面,一半黃面卷在一起蒸的饃,大家給起了個好聽的名字“金裹銀”,吃起來還真香甜可口。

  也許那時候物資貧乏,糧食緊缺,糧站掌握著全縣人民的吃糧大權,不要說糧食局局長,就是一個部門的科長,也是高高在上,門庭若市。因為他們手中掌握著批條的權力,就連那些當領導的也要求到他們的門下,低三下四,點頭哈腰批條。

  記得83年生小孩之時,眼看著就要生產分娩,還沒有買到小米,急得家人四處尋找關系。在糧站正巧碰上了和我在一起工作過的劉大姐。經問明情況,她抱怨我怎么不早說,因為她愛人就在糧站專門負責批條。就這樣順利的拿到了10斤大米,十斤小米,一袋優粉的白條,解決了燃眉之急,高興的我仿佛拾到了一塊金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有了這層關系,從那以后,就不用排隊開票,順利的吃上了優粉、大米。至今想起那位熱心善良的大姐,心中就很感激,偶爾聚聚,也是特別親切!

  一直到改革開放以后,國家的經濟體制由過去的計劃經濟轉型到了市場經濟體制。糧站更是首當其沖,站在了改革的風口浪尖。那昔日讓人羨慕的糧站工作人員也因此被改制,年齡大的退休,不夠退休年齡的買斷了工齡,只拿到了一年800元的買斷費,日子過的很清苦。

  那曾經熱鬧的糧站也已經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成為當地繁華的商貿樓。隨著個體經濟的迅速發展,經營糧油的個體戶如雨后春筍,遍地開花。人們再也不用搭上時光排隊買面。從此,糧票、糧證帶著它曾今的輝煌和人們對它的留戀永遠退出了歷史的舞臺,只給我們留下苦澀的記憶。

  如今,我們吃面再也不用走出家門,費心撈神買面。只要你聽到那響亮、親切的吆喝聲,一個手勢,他們便可以把面送到家里,還要放到你指定的位置,讓你享受著足不出戶就可以解決溫飽的好日子。

  又一陣吆喝聲傳來,“賣面---了、賣面---了”是那么悠長、悠長!

熱門文章
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